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重庆市 > 涪陵民俗文化

涪陵十大民俗文化

涪陵榨菜传统制作技艺
  “榨菜”一词最早出现于清朝光绪二十五年(公元1899年),由重庆涪陵商人邱寿安命名,意为“经盐腌榨制过的咸菜”。据清道光二十五年(1845年)《涪州志·物产》中关于“包包菜”的记载,以及有关的民间传说推测,今涪陵区境内最晚在公元18世纪已出现青菜头(即包包菜)的广泛种植和加工成咸菜供家庭食用,风味独特,是众多咸菜制品中的珍品。重庆涪陵具有特殊的地理条件,涪陵区地处三峡库区,长江、乌江交汇于城区,依靠丰富的自然条件,经过劳动人民长期培植,孕育出涪陵榨菜原料茎瘤芥(俗名青菜头),涪陵榨菜就是以“青菜头”为原料的传统腌菜。加上涪陵祖祖辈辈老工艺人的精湛技艺,使得涪陵榨菜传统制作技艺在当地长盛不衰,并于2008年入选中国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。涪陵榨菜传统制作技艺过程复杂、工艺讲究、做工……[详细]
民俗——豆花饭
  饮食习俗。①涪陵人款待贵宾的正餐。贵客临门后,主妇取当地最好的水,泡豆子推豆花,加上腊肉及其他菜品,是涪陵农家待客的最高规格。②涪陵市民的膳食爱好。以豆花为主菜(有时仅有豆花)佐餐,包括很多人的早餐都用豆花饭。……[详细]
民风民俗——婚酒
  娶亲的婚酒分“预酒”、“正酒”。预酒在正酒前10天举办,主要是结亲双方有关人员和媒人商定婚庆、正酒的具体事宜。正酒一般3天。头天坐席的是远来的亲友、厨师和帮忙打杂的人等,以及坡邻坎下的邻居,吃的比较简单。第二天是正席,一般从中午开始安席,由于场面大,一般都要坐几轮才能坐完,当天晚上是喝“闹房酒”。第三天主要是远客和勤杂人员,一般规模不大。在城里,一般只办正席婚酒。……[详细]
民风民俗—— 三朝酒
  又称“满月”,“月母酒”、“提兜会”,在婴儿满月时举力。赴宴的除亲朋好友外,还有领里乡亲,是主人为庆贺自己家庭添人进口,也是对在这一个月中致礼祝贺的亲友邻亲的答谢。酒席上,出月的产妇要把婴儿抱到席前,让客人们端详,客人们都要说一些吉祥祝福的话。旧俗,去吃三朝酒作客是女人的事,男的一般不参与,故涪地有“男人不吃三朝酒”之说,近半个世纪以来,这种习俗已有改变,男人也去。……[详细]
  农事旧俗。农人在收割稻谷之前为感谢“土地菩萨”保佑获得丰收,以及代为求天老爷赐予“好收天”而举行的祭祀仪式。仪式通常在开始割谷的第一天凌晨四五点钟举行。届时,农人们带上香烛钱纸和镰刀等,来到土地庙前,焚香化纸,跪拜祈祷,祈求土地保佑。仪式结束后即到田间,先由长者割下第一个草把,宣告收割正式开始。……[详细]
  涪地旧俗:妇女坐月子的饮食有以下特征:食品大荤大补,以母鸡、猪蹄为主,有时辅以适当的补药;口味清淡,一般只放很少的盐,有的炖汤干脆就只放糖,绝不放花椒;烹调以炖、蒸、煮为主,一般不吃炒菜。认为大荤大补以利补虚,并产生较多的奶汁;口味吃得过咸会影响出奶;吃了花椒会使母子患皮肤挠痒病,终生难愈;多吃汤利于多产生奶水。此外,猪油醪糟、油醪糟荷包蛋,营养丰富,易于消化,属产妇饮食佳品,系涪陵传统特色月母食品。……[详细]
  涪陵玩菜龙在民国年间已比较盛行。相传,起源于菜农庆祝榨菜丰收。菜龙的扎制,一般长7或9节,龙头用纸糊,龙眼用大红橘,龙身以菜头、青菜、莲花白、胡萝卜等扎制,逗龙的龙宝则以特大的柚子制成。玩龙人着黄衣、绿裤,腰束花带,头戴用菜头叶制作的帽子,脚穿草鞋。执宝的为男扮女装的小丑,身着花衣花裤,脚穿绣花鞋,脑后拖着胡萝卜扎成的辫子,耳戴用辣椒制成耳环。玩龙灯时,由两面大锣和蟒号开道于前,继以执事队、菜龙,随后是彩旗队和菜头、萝卜、白菜、南瓜等组成的排灯队,最后是手执甘蔗颠颠的响篙队和耍锣鼓队。在大街上玩出“龙抬头”,“观音坐莲台”、“水波浪”、“拜四方”、“卧龙”等花样。此外,还有小菜龙(将菜头、菜叶扎在板凳上制成)若干,或“旋转翻身”、或“摆八字”、或“穿娘肚”、“跳龙背”与大菜龙相互配合,场面甚……[详细]
  “踩池子”是制做涪陵榨菜一种必不可少的劳动。艰辛和智慧酿出了涪陵榨菜那鲜、香、脆的独特风味,十多次加工、十多种工艺,唯有腌制时“踩池子”是最富有享受的劳动。腌制榨菜时,在池内铺上一层菜头,拾在菜头上洒上一定比例的食盐,将菜和盐踩得严严实实。一层一层地踩、一层一层地叠高,直到池满,当地人叫做“踩池子”。“踩池子”又是一种极为风趣的劳动。口要喊、脚要踩,需要所有的踩池人动作协调一致,齐心合力。一人领喊,众人附和,似川江号子。声音粗犷豪放,很气派;言词丰富,娓婉动听;而且从不会有膛舌现象和语言障碍。“踩池子”不分男女老幼,自由组合,几人或十几人踩一个池,池子通常一间屋子大小,用条石或水泥筑成,低于地面成方形或长方形。踩池人的动作很好看,双手反背着,一左一右,一前一后,有节奏有韵律地跟着指挥员的号子……[详细]
  贱名,涪陵民间取名旧俗。父母或其他长辈怕婴幼儿“不好引”(意即抚育不顺利),每每要给小儿起个贱名,如猪儿、狗儿、吂二等,期以消灾避邪,并像那些“0”的东西一样,能够在恶劣的环境中顽强地生长。……[详细]
  涪陵御锣有着非常丰富的曲牌,据史料记载,多达近40个品种。仅锣鼓就有洗马、双飘带、三广、长锤等,萧笛有十二花、银纽丝、玉娥郎等。这些曲牌不仅丰富了御锣的表现形式,也适应了它的多种场合。御锣的节奏时而舒缓时而快促,舒缓时犹如宦官朝廷漫步,快促时恰似壮士凯旋归来。它既有浓郁的贵族味,又充满了吉祥喜庆,在当地的鼓乐中显得别具一格。从此便开始在涪陵流行开来。  御锣,其实是由吹奏乐器和打击乐器组成的,吹奏乐器近似于现在的唢呐或箫(管),但打击乐却与流行在民间的一般锣鼓不同,由低、中、高音的锣、钹组合,音色各异、各具特色。近年来,涪陵市文化馆音乐干部黎祥明将御锣整理成了《御锣吹打套曲》,将古老的《喜马》、《玉娥郎》、《言柳斯》、《竹叶青》等曲牌融为一体,保持了御锣的特点,美丽中不失刚劲,优雅中不失激烈……[详细]

全部涪陵民俗文化>>>